·當前位置 >> 主頁 > 催情藥哪裏有賣 > 內容

催情藥哪裏有賣

今日的可憐,都是她自己催情藥,發情藥

更新日期:【2018-09-28 15:21】 點擊:
蕭七桐與鴻欣郡主告了辭,便與單嬌靈壹塊兒往府外去了。
  誰知曉,走到半道,恰好又碰見了寧小侯爺。
  寧小催情藥,發情藥侯爺盯著蕭七桐,不自覺地瞪大了眼。
  單嬌靈有些怕他,拽著蕭七桐就要走。
  寧小侯爺憋了半天,指著蕭七桐的鞋履道:“沾了泥水……回去洗洗。”
  說完,他又覺得自己像是說了句廢話。
  實在不通文墨,又覺得自己情商低得可憐的寧小侯爺幹脆閉了嘴,沖她們擺擺手,示意她們先走。
  單嬌靈趕緊拉著蕭七桐走了。
  只是寧小侯爺撐著傘在那兒站了會兒,然後臉上又燙了起來。
  他晃了晃腦袋。
  只覺得腦子裏印了道檀催情藥,發情藥的影兒,怎麽都晃不出去。
  寧小侯爺邁動步子往前走去,壹邊走,卻壹邊臉紅起來。
  壹旁的小廝擔心得緊,忙問:“侯爺沒事吧?”
  寧小侯爺又甩了甩頭:“沒事……可能風吹多了。”
  小廝皺著眉,憂心忡忡。小侯爺身體壹向壯健,今日居然吹個風就這模樣了……
  寧小侯爺又去了鴻欣郡主的院兒裏。
  他陪著鴻欣郡主用了點食物,然後才出聲問:“今日來的是哪家姑娘?”
  “單家呀。”
  “我問的不是單嬌靈,她來那麽多次,我早記得她是誰了。”
  鴻欣郡主眨著眼,咬著唇,不說話。
  “難不成這姑娘的身份不能說?”
  鴻欣郡主點頭。
  往日她與哥哥壹提,哥哥便覺得她叫人灌了**湯壹樣。
  如今她才不肯說呢。
  寧小侯爺見問不出個結果,催情藥,發情藥也不好勉強了妹妹,便頂著壹張大紅臉回去了。
  鴻欣郡主自個兒回想起,今天蕭五姑娘,哦不,桐姐姐與她講的那些故事,忍不住捧著臉笑了起來。
  好厲害呀。
  這世上怎麽會有這樣好看,又博學多才、見多識廣的姑娘呢?
  *****
  蕭七桐回府的時候,正撞上了蕭靖教訓蕭詠蘭。
  蕭詠蘭曲著那條跛了的腿,神色委屈淒苦,瞧著還真有那麽壹點兒慘。
  但蕭七桐只瞥了壹眼,便扭回了頭。
  蕭詠蘭今日的可憐,都是她自己作來的。
  又哪裏需要別人同情?
  此時蕭靖二人聽見聲音,都回頭來瞧了壹眼。
  蕭詠蘭目光定格在蕭七桐身上的檀色衣裳上,頓時瞳孔壹縮,神色有些微妙起來。不過礙於蕭靖就在跟前,蕭詠蘭實在太怕他了,於是又斂了斂神色,將頭扭了回去,以免對著蕭七桐露出妒忌的神色。
  “從哪兒回來?”蕭靖卻出聲問了句話。
  他從未做過什麽疼妹妹的好兄長,這也才剛開始學著去關懷底下的妹妹。於是壹時間聲音還有些生硬,聽著倒像是盤問壹般。
  蕭詠蘭心下頓時舒暢多了。
  心道,看來蕭靖也沒有刻意維護蕭七桐啊。
  她悄悄又看向蕭七桐,想瞧蕭七桐露出不快的神色。
  但這廂蕭七桐笑了下,道:“受邀去臨陽侯府了。”
  蕭靖點了頭:“今日下了雨,有些冷,妳快回去泡了熱水,歇下吧。”
  蕭七桐“唔”了壹聲,這便轉身走了。
  她沒想到,蕭靖還當真關懷起她了。
  有些意外。
  不過倒也沒什麽可讓人抵觸的。
  蕭靖等蕭七桐壹走,便又將目光挪回到了蕭詠蘭的身上:“今日的話,妳都記下了?”
  蕭詠蘭卻微微張著嘴,楞在那裏,壹副神遊天外的表情。
  蕭靖臉色壹冷:“改日若再犯,便請老夫人罰妳去跪祠堂了。”
  蕭詠蘭渾渾噩噩的,什麽都沒有聽進去。
  她的腦子已經快炸開了。
  她滿腦子都是方才蕭七桐說:“受邀去臨陽侯府了。”

Copyright © 2002-2015 斯康藥業網 版權所有技術支持:SEKUNHK.COM